央广网北京4月27日消息(记者 马可佳)近日,在无锡举办的首届“云锋未来医疗论坛”上,美国科学院院士何大一连线现场,发表题为《SARS-CoV-2 Variants of Concern(新冠病毒变异之思考)》主题演讲。

  何大一教授因发明艾滋病“鸡尾酒疗法”被公众熟知,这种疗法将艾滋病从一种致命疾病变为一种慢性可控疾病。如今,这位年近古稀的科学家正向新冠病毒发起进击。在本主题演讲中,当天,何大一为行业各界解读了目前出现在英国、南非、巴西、美国等地多种病毒突变株的情况,以及对疫苗研发策略的思考。

   

  以下内容根据何教授现场连线发言整理:

  新冠大流行发生至今已感染超过1.4亿人,全球死亡病例超过300万。虽然中国得到了较好地控制,但在世界许多地方,疫情都还很可怕。在我工作和生活的地方,美国也遭受了这场大流行所带来的巨大痛苦。

  随着各种疫苗研发成功,我认为疫情到今年年中将得到有效控制。但问题在于,目前疫苗接种数量并不大,而且有新的病毒变异出现。

  现在,世界各地出现了多种流行的新冠病毒突变株。2020年9月,B.1.1.7突变体在英格兰南部被首次发现,现在它已经成为英国的主要突变体,并已传播到30多个国家,如今它又成为美国最主要的冠状病毒株;与此同时,南非出现B.1.351突变体,此后迅速传播,截至到2020年底,B.1.351已经成为南非主要流行的SARS-CoV-2病毒谱系;2020年1月,变异新冠病毒P.1在巴西境内首次出现。

  突变株影响了疫苗有效性

  此前,我们通过使用十几种已临床使用或在研的单克隆抗体,以及恢复期血浆、疫苗接种者血清的中和抗体活性,评估了来自英国(B.1.1.7)和南非(B.1.351)的变体。

  从研究结果看,恢复期血浆的中和抗体活性在针对英国变异株(B.1.1.7)时无明显变化,但在针对南非变异株(B.1.351)时,中和抗体活性显著降低,丧失了超过9.4倍的中和活性。

  对于疫苗接种者血清的耐药性评估,我们使用了Moderna疫苗和辉瑞(Pfizer)疫苗接种者的血清。结果显示,疫苗接种者血清针对英国变异株(B.1.1.7)的中和活性基本没有变化,预计现有疫苗对英国变异株仍将有效。

  但南非突变株(B.1.351)的试验结果令人担忧,该突变株使得疫苗保护力降低。其中,Moderna疫苗接种者血清的中和活性丧失约12.4倍,辉瑞疫苗接种者血清的中和活性丧失约10.3倍。

  在我们发布这些结果后,生物技术公司Novavax的新冠疫苗传来好消息,显示该疫苗对原始没有突变的新冠病毒拥有96%的保护力,对英国变异病毒(B.1.1.7)的有效率达到86%,但对南非变种毒株(B.1.351),其疫苗有效性直接跌至49%。

  在Novavax发布报告后不久,美国公布了强生研发的新冠疫苗的3期结果,显示强生疫苗在美国、拉丁美洲、南非临床试验中,预防中、重度疾病的有效率分别为72%、66%和57%。

  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,在一项临床试验中被检测出对英国首次发现的变种毒株(B.1.1.7)有效,具有约75%的有效性,但对于南非(B.1.351)变种病毒的防护力只有10%,基本是不起作用的。

  该研究表明,随着大流行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新冠突变株出现,许多针对最初病毒株开发的抗体可能会效果减弱,因此需要实时更新抗体治疗策略。

  令人担忧的新突变

  另一件值得关注的事发生在巴西。

  几个月前,《Science》(《科学》)发表了一篇关于巴西马瑙斯(Manaus)疫情的论文,文中称,当地在去年春天时,就有76%的人口感染过新冠,而后马瑙斯意外成为全球首个完成“群体免疫”的地方。从数据来看,在“群体免疫”建立起来之后,病毒传播速度确实有了明显下降。

  但进入2021年,马瑙斯疫情却死灰复燃。2021年1月,该市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数量激增,1月1日-19日就有3431名确诊患者住院治疗,为上月同期住院治疗患者数量的6.2倍。研究人员在对马瑙斯市发现的新冠病毒变异株P.1进行追踪和分析后,指出这种变异株恐怕能引起新冠肺炎患者二次感染。

  “我们研究了巴西突变株(P.1)对单抗、康复者和疫苗接种者血清发生耐药突变的情况。结果发现,该变异毒株并没有增强新冠病毒逃逸疫苗诱发免疫反应的能力,因此目前的疫苗接种对P.1应该依然有效。

  虽然巴西突变株(P.1)不像南非(B.1.351)的变异那么严重,但它的重要性足以引起关注。

  最近几周,美国研究家们在多地发现了新的病毒变种。我们团队在纽约发现的变种被称为B.1.526,其中带有一个棘手的突变E484K。我们和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家安妮·卡特琳·乌勒曼(Anne-Catrin Uhlemann)领导的团队建立了一个监视网络,用于识别纽约市携带E484K突变的病毒。

  我们注意到这些变体,并开始研究它们。研究表明,这种E484K突变,正是此前存在于南非(B.1.351)和巴西(P.1)病毒株中,被认为可能使病毒削弱疫苗有效性的突变。

  如下图所示,就在几个月内,B.1.526在美国蔓延,现在已经占据纽约市病例的50%以上。与此同时,B.1.1.7这种最早源自于英国的新冠病毒变异株,将可能在美国再次造成病例激增现象。最早,B.1.1.7感染病例约占总病例的9%,而目前该比例达到了29%。

   

  B.1.526突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,因为它影响了临床干预,增加了病毒传播效力,降低了疫苗保护力,增加了新冠病毒的杀伤力。

   

  对于B.1.526,我们知道它已经对两种治疗单克隆抗体产生了耐药,但对此我们还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,毕竟对英国变体(B.1.1.7)的研究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,才被证实具有更强的传播能力和杀伤力,我们要做类似的研究也需要这么长时间。”

  需要看到的是,尽管一些疫苗对变异病毒的保护效力有所下降,重症却得到了很好的预防。如果能阻止轻症向重症转化,那么大家再谈到新冠肺炎时,恐惧感就会大幅降低,它会变得和流感等病毒感染一样,一般情况下不会因感染而死亡。